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生活资讯 >> 地理文化 >> 肥城地理 >> 正文

肥城有水街,何须忆江南?--江南水街

我要评论  2013-2-18 16:57:26   浏览次数:

唐代诗人白居易的《忆江南》,我至今张口能诵: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”。火红的江花,碧绿的江水,一下子把人带入江南的风韵之中。或因了这位大诗人的勾魂诗作,笔者于2008年的春季,历时九天,游览了江南的大部风光。从苏、锡、常到上海滩,从金陵府到杭州城,一路走来,饱尝了魂牵梦绕的江南味。那些粉墙黛瓦,小桥流水,轩榭楼阁,古宅烟雨的记忆,就像刻在我脑海中的一幅幅水彩画;那些临河而居,头顶斗笠,手摇撸桨,以船出行的江南人,又宛如放电影一样,常常在我眼前闪过。

 

    一句“能不忆江南?”,诗人白居易的确道出了体验过江南美的人的思绪情愁。就连我这样的北方汉子,都有一朝去江南,十年盼回还的情愫在胸了。江南的美,美在气候,美在多水,美在韵致。江南几乎到处都有水街,流动的水街是江南的一大特色,也是江南的标志性文化之一。据最新考古发现,4000多年前的浙江良渚人,就已经过上了水乡的生活。因此,良渚也成为迄今最早的“江南水街”发祥地。江南水街可谓历史悠久、影响广泛,世人无不崇尚之。我曾感叹:江南好,毕竟太遥远;水街美,总归在江南。没想到,开化灵透的现代人,已经学会了物景与时空的“移植术”,可以把江南水街移植到任何地方去。如今的中国,不论天南地北,遍地有江南了。

 

    我所在的桃都肥城,近年来也在营造江南味,试图将桃乡变为水乡。继康王河湿地公园建成后,又巧夺天工似地建造了一条“江南水街”。此水街位于市中心的黄金地带,是为市民奉上的又一水上乐园。水街虽离我的家门口不远,步行也超不过五分钟的路程,但由于一直处于封闭施工状态,我们始终没有见到过其真实面目。直到今年春暖花开的时节,江南水街建成完工,向市民开放,那条惟妙惟肖的江南水街,才仿佛一夜之间从南国搬运到了北国的桃都。

 

    我和妻子第一次看到桃都江南水街,是在晚饭后的散步中偶然发现的。有人说水街通了,我们便改变散步的行程夜游了它。月光下的水街,就像一位初下绣楼的闺秀,给人一种新奇而神秘的感觉。远远看去,水街的中心地带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湖。湖面水平如镜,光光亮亮,湖中隐约可见范蠡与西施正在驾着游船尽情地游荡。路人告知,那只是一尊雕塑船。细看,船儿果真没有动。不过有了范蠡与西施的参与,这泓水面就有了文化和灵气。我给妻子提议,这水面应该叫范蠡湖。妻子却说,那倒不如叫西施湖好。对!好一个西施湖。美女都是水做成的,这汪美水就像西施的眸子一样清澈,它自然就是一个绝妙的西施湖了。

 

    不管别人叫不叫,我和妻子就把这湖称作西施湖了。西施湖的南岸,是一片颇具特色的仿古建筑群,仿的自然也是江南的古建筑。整个建筑群形状各异,高低不一,犬牙交错,错落有致,互通互透,浑然一体。外观,建筑物沿岸依次摆开,全部是粉墙黛瓦,起脊坡顶,隔三差五地穿插着高耸的马头墙。古典中透射着现代,冷峻中显示着力量;内看,功能分区科学,区区相连,间或有水流过,间或小桥拱起,间或曲径折返。从任何一处入口进去,便可贯通整个建筑群,任意一个出口都可以走出来。独具匠心的设计,令人折服。只可惜,崭新的房子内都还空空如也,尚未有商贾光顾。走出室内,但见这片建筑群的南侧,一挺拔的白色建筑立面上,醒目地刻着四个红色行书大字——江南水街。  

 

    建筑群的前面,是商圣范蠡的青铜雕塑和一处市民广场。雕塑范蠡,端坐于平椅之上,目光炯炯地注视前方,左手提襟,右手举着饱蘸墨汁的如橼大笔,寓意着他刚刚书写完其身后的《商训》竹简屏风转过身来。白色的雕塑底座上镌刻着四个黑色大字——商圣范蠡。我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里就是人们常说的范蠡公园。真是身在庐山不知山,我犯了骑着马找马的毛病了。原本知道家门口前正在兴建一处森林公园的,后来也听说正在市中心修建范蠡公园,哪知道此处就是范蠡公园。如此说来,江南水街就是范蠡公园的一个组成部分了。但它应该是一个最耀眼、最亮点的关键部分。我敢断定,假如没了水街,整个公园就失去了生机和活力,也就根本与江南无法扯起了。

 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