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生活资讯 >> 社会热点 >> 社会热点 >> 正文

杀7人“女魔头”被提起公诉,包括故意杀人、绑架、抢劫罪......

我要评论 来源:最高人民检察院、@江西检察、@厦门警方在线  2020/8/31 21:53:57   浏览次数:

劳荣枝

记者从江西省人民检察院获悉,8月31日,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、绑架、抢劫罪一案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
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劳荣枝享有的诉讼权利,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劳荣枝,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。依法告知了被害人及其近亲属、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,听取了被害人及其近亲属的意见。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

早前报道:

杀7人女魔头劳荣枝家属:死刑对她不是最重的处罚 也许是解脱

2019年11月28日上午11时许,背负7条人命的嫌犯劳荣枝在厦门东百蔡塘广场被警方带走,距离她的同伙法子英被执行枪决已过去20年。

23年来,劳荣枝隐姓埋名在多个城市里逃窜,在酒吧、KTV等场所打短工、零工为生。2016年12月,身着抹胸短裙的劳荣枝,还曾登上厦门一家音乐酒吧的圣诞节宣传海报。

法子英曾说:她“特别佩服我这样敢打打杀杀的人”。因为“佩服”,劳荣枝放弃了稳定的教师工作,离开生长了20年的家乡。自1996年起,劳荣枝曾跟随法子英先后在南昌、温州、合肥等地犯下命案。

12月3日,津云新闻记者走访了劳荣枝成长的地方——江西省九江市,劳荣枝人生中最平静的20年,是在这里度过的。

人生的急“转弯”

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滨江东路,中石化九江油库对面,有一片老旧的低矮平房,这里曾是老油库的职工住宅区。当年,劳荣枝的父亲是九江石油分公司的职工,母亲是一名家属工,家中共育有五名子女,劳荣枝是最小的孩子。劳荣枝在这里出生、长大、上学,自九江师范学校幼师专业毕业后,又回到这片居民区附近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小学教书。

李想(化名)是劳荣枝父亲的老同事,也是这一家七口的邻居,共事多年,在他看来,劳父“人很温和”,“他在单位负责安保工作,很老实,不爱说话,人很温和。他从来不说家里的事,但是我们都知道他有五个孩子,生活压力还是很大的。”李想看着劳家的五个孩子长大,对他们的印象都很好,“三个女儿都很像妈妈,尤其是劳荣枝的两个姐姐,我都分辨不出来谁是谁。劳荣枝很乖巧,放了学就在家写作业,出来玩也是跟家属院的小孩子一起玩,感觉没让父母操过心。”

“她的两个姐姐,工作好,嫁的也不错,劳荣枝学习最好,如果没发生那个事,现在应该比姐姐们过得更好。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,当年劳荣枝条件多好啊,学校老师,一个月二百多的工资,长得也秀气,怎么后来就变了呢?我觉得她就是被那个姓法的带坏了。”李想说。

在住宅旁的油站社区内,津云新闻记者见到了曾和劳荣枝是同事的刘冰(化名),当年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小学解散后,刘冰被分配到社区办公室工作,现在已是一名主任,“她比我小几岁,长得很漂亮,性格也很温柔,挺招人喜欢的,但是从来没看她交过男朋友。”刘冰说,当时听到劳荣枝出事的消息,同事们都感到难以置信。

12月4日,津云新闻记者找到了劳荣枝当年就职小学的校长家,遗憾的是,这名老校长已经过世,不过他的爱人曾是该子弟学校的一名初中老师,“我教过劳荣枝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,都是很老实的孩子,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。”校长的爱人回忆。

二十多年过去了,很多曾在这里长大、读书的石油子弟都搬离了这片老居民区,当年的石油职工也渐渐老去,跟随孩子离开了这里。但是劳荣枝的母亲,把单位按照工龄分配的房子给了儿子后,租了一间两室的小平房,仍然住在这里。“老太太就自己一个人生活,每天搬个板凳在门口晒太阳,偶尔捡捡垃圾和废品,不跟别人聊天,我们也不好问的。”劳荣枝母亲的邻居告诉记者,“一到节假日或者重大的日子,就有警察来老太太家驻守。这么多年警察都没有忘了劳荣枝,当妈的更是忘不了,还住在这里,可能就是怕小女儿回来找不到人吧。”

劳荣枝哥哥:如果说她动手 我现在都不相信

12月4日晚,津云新闻记者见到了劳荣枝的哥哥劳华(化名),劳华是劳家的“主心骨”,当年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都是劳华做决定。“小妹(劳荣枝)学习好,当时她自己想读高中和大学,但是我家很穷的,子女多,父亲是普通职工,母亲是家属工,在长江边开荒种地,我记得我们家人当时头发里有虱子,都是用石油洗头。所以我劝她,读个中专,专业好,出来包分配、当老师,也算国家干部了,既能帮家里分担,又对女孩子好。”劳华说,当时劳荣枝听进去了自己的劝告,妹妹中专毕业后,自己帮她联系了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小学的工作,觉得肩上的重担放下了,“当时她的两个姐姐都已经工作了,劳荣枝找到工作后,我觉得我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。”

但是让劳华没想到的是,仅一年的时间,子弟小学的校长就把电话打到了家里,“校长说,劳荣枝办理了停薪留职,让我们家里人好好劝劝她,不要放弃这么好的’铁饭碗’。”劳荣枝的父母这才得知,自己的女儿“交了朋友”,“小妹说自己交了男朋友,说法子英非常喜欢她,对她好。还说不想当老师了,要和朋友出去做生意。我们家里当然是不同意的,不理解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工作。但是家里就属她读书多,文化高,我们也不好劝的。”劳华回忆,得知法子英“家里是老电厂的”,父母曾让自己去打听过,“父母不放心,这个男的比小妹大那么多,还没有正经工作,但是我觉得交朋友嘛,不会那么快结婚的,就没有去,还是大意了。”

这一走,劳荣枝的家人就再未见过她,直到警察来到家里,才知道劳荣枝出事了,“我母亲当时50多岁,一夜就白了头,总是哭,现在眼睛哭的都快看不见了。”劳华说,二十多年了,一家人从未坐下来聊过劳荣枝的事情,“每个人都避讳这件事,不提的。我父亲从病重到去世,念叨了好多次小妹。”

劳华说,这几十年,自己一直在搜集劳荣枝的消息,每篇的报道都反复的阅读,但是现在他不看了,“文章下面的评论,我不想看。”但是在劳华手机的微信收藏里,津云新闻记者看到了劳荣枝被抓捕时的视频,“这么多年没见过了,我想好好看看她,虽然就这么几十秒。感觉视频里她挺淡定的,小妹也应该想到总会有这一天,做了坏事,天天东躲西藏、担惊受怕的,好难过的,心也累了。”

在劳华的记忆中,劳荣枝是个“好孩子”,“她天天在家看书,很上进,成绩那么好。小妹的好朋友也经常来家里找她玩,小妹对人很实在的,性格也好。如果说她动手杀人,我是不相信的。”劳华认为,劳荣枝当年是“跟错了人”,“那个男的那么喜欢她,不会让她手上沾血的,但是她参与诱骗肯定是存在的。也许两个人刚开始合谋去敲诈有钱人,对方不服,那男的一气之下杀了人,后面就控制不住自己了。而第一次出事后,劳荣枝怕连累家里人不敢回家,没想到后面案子越来越多,只能跟着他亡命天涯了。”

“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,我们家属都有心理准备。死刑对她不是最重的处罚,也许死亡倒是种解脱。如果是无期徒刑,我想对她来说更痛苦。”劳华说。

案件回顾

1996年7月29日,在南昌某歌舞厅“坐台”的劳荣枝,将一个有钱的男人勾引到临时租住的出租屋。法子英拿出刀来,逼迫这个叫熊启义的男人给家里打电话,但熊启义在抓起电话的一瞬间,企图报案,被法子英杀死。两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钥匙。法子英到了死者家,抢得20多万现金后,杀死母女俩,又将财物洗劫一空。

案发后,警方搜查了两人的住处,发现一张名单,所列都是南昌有头有脸的个体老板。警方推测,均为两人的作案目标。

据法子英供述,之后,他和劳荣枝又在温州杀死两人。

1999年6月底,法子英与劳荣枝到了合肥,预谋绑架杀人。7月22日,法子英在白水坝一电焊门市部定制钢筋笼一只。劳荣枝用化名在合肥某歌舞厅“坐台”,物色到绑架对象殷建华。当天上午,劳荣枝打电话诱骗殷建华至其租房处。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殷建华,将其手脚捆绑锁进钢筋笼。

为使殷建华相信其是绑匪,并尽快交出财物,法子英以有木工活要做为名,将木匠陆中明骗至其租房处捆绑后将其杀害。

在法子英的恐吓下,殷建华写了两张字条给其妻刘某,要刘交钱赎人。7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,法子英用铁丝将殷建华勒死。之后,法子英携带自制手枪及字条来到殷家,向刘某索要1万元。刘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待,随后向警方报案。

警方赶到,将法子英包围。法子英则不时向外射击。于是民警向室内发射一颗催泪弹。当天中午12时10分,法子英受不了熏人的烟雾,持枪向外逃窜,被民警开枪击伤右腿擒获,当场缴获左轮手枪1支、子弹4发。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